北京翻译公司|北京环球博言翻译公司

欢迎使用访问北京环球博言翻译公司,有问题或意见请联系我们,谢谢您的参与使用。

« 北京翻译公司公司您中国翻译公司的责任北京翻译公司是怎么样的机构? »

北京翻译公司告诉您翻译“雅”说

北京翻译公司告诉您合同中的翻译“雅”说

同为福建人的幽默大师林语堂论翻译,严肃地提出三项标准,即忠实、通顺、美三者。林说是严说的另一个讲法,是信达雅“三字经”的克隆。张振玉在《译学概论》中,也认同上述主张。梁实秋译了莎士比亚的全部剧本,其私淑弟子余光中,在评论梁译时,说“译文本身,对于信达雅三者,都能兼顾”,可见这位籍贯福建的文学大家,也崇奉“三字经”。我们打字时一输入xdy,在词汇群中就有信达雅供采用,信达雅真的成经了。

文学作品讲求艺术,讲求美,讲求典雅、高雅。历来论文学作品的翻译,于信达雅三项,尤其重视雅。张振玉就这样说:“雅一项,于翻译尤其重要。”

何谓雅?严复语焉不详,只说“信达而外,求其尔雅。”管见以为“雅”极易误导人。如果原文声情并茂,斐然成章,译者必须把原文的韵律、文采等译出来,这才符合雅的要求;这样解释雅字,没有问题。如果说,不管原文怎样,译文必须雅洁、典雅,那就大可商榷了。十九世纪欧洲的写实小说,人物多是市井之徒。他们的谈吐,俚俗粗鄙,“四字词”(four-letter word)常现。如果翻译时把这些对白“雅”化,就不伦不类,就不“信”了。在这里求“雅”,必背“信”。十四行诗格律严谨,翻译成中文时,兼顾节奏、声韵等艺术性,这无疑符合“雅”的要求了,然而,此“雅”者,“信”而已。

雅这个准则,实无需要。向来认同信达雅说的人多,质疑者少。陈西滢说:“译者既须保持原文之风格,原文俗者,以俗文译,不可以典雅之文字译。”正是我上面所说之意,实在应该如此。陈氏还说:“原文有不达之处,不可以通顺畅达之文字译,译最重者,一信字而已矣。”菲律宾的施颖洲译诗数十年,认为翻译文学作品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完全忠实于原作”。施氏理论与陈氏相似。

“信”无疑最为重要。苦行僧一样的施颖洲,其英诗中译和中诗英译,力求在语意、章法、声律各方面传原文之真。然而,“完全忠实于原作”是不可能的,不同语言及其背后的不同文化,使原文与译文不可能等同。翻译是一种传播活动。传而不达,就失去了翻译的意义。执著于“信”的话,可能会沦为硬译、死译;结果是译文如硬骨头、死螃蟹,难啃或不可吃。译者总要让读者能读懂译文,因此重“信”而兼顾“达”,才是通达的主张。

北京翻译公司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pyright 北京环球博言翻译公司 Some Rights Reserved.
英语翻译日语翻译韩语翻译德语翻译法语翻译俄语翻译西语翻译葡语翻译泰语翻译意大利语翻译